揭秘证金公司“救市”术:“其他资产”猛增近900倍

2016-04-18 17:43:44    类别:证券    458次浏览    

2014年底证金公司的“其他资产”仅为2341.78万元,而到去年底,该类资产规模已增长至208.41亿元,为前者的890倍,在市场人士看来,“其他资产”的这一异常变化可能与2015年证金公司的市场干预活动有关。
有关证金救市的持仓腾挪问题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4月12日,此前现身多只蓝筹股前十大股东的外管局旗下公司梧桐树投资平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梧桐树平台”)及其两家子公司在二级市场的所持股份来源得以确认,据媒体报道其均来自于“国家队”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证金公司)的债务受偿。
事实上,除梧桐树平台外,汇金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也曾参与到了对证金持股的转移;而在持仓转移腾挪之下,证金公司的“救市痕迹”或正在被逐步消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证金公司财务报告来看,或受益于“救市期间买入持仓”的转移,证金公司在2015年的业绩并未受到救市影响,而其营业收入、净利润等多项业绩指标均实现翻番。
不过具体到个别科目,也有部分资产类别出现异常增长。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该类变化不排除是去年证金公司的市场维稳动作所致,但在A股市场逐渐趋稳后,此前异常变化的资产科目也将回归平常。

多指标翻番

日前,外管局旗下公司梧桐树平台及其子公司对浦发银行(600000.SH)、光大证券(601788.SH)等多家上市公司开展增持,而如今这一持股来源已然变得清晰。
据媒体报道,梧桐树平台等公司的增持,系代表央行对证金公司的债务受偿,即证金公司以所持股票来对人民银行的信用支持予以偿还。
除此之外,证金公司的部分持仓还被“腾挪”至证金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进行管理。在业内人士看来,证金同多个持股平台的腾挪动作或意味着,自2015年股市大幅震荡及监管层出手救市后,证金公司的角色或正从维稳市场向传统业务“回归”。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的证金公司2015年多份财务报告显示,其虽扮演了救市载体这一角色,但当期业绩并未受到救市过多影响,且多个指标均翻番。
证金公司2015年财报披露,其当期营业收入为63.12亿元,净利润为44.37亿元,均较上一年度出现了翻番。
“转融通业务是证金公司的主要来源之一,去年A股市场成交旺盛,两融交易规模屡创新高,转融通规模相应的增长也让证金公司从中获益。”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指出。
转融通利息收入一直是证金公司的主要来源,在2013年、2014年两个会计期间,利息净收入分别占整体营收的59.23%和98.40%;不过,从证金公司2015年的收入分类看,其利息净收入虽然出现增长,但增幅却并不明显,且其对营业收入的贡献率也仅为34.73%。
与之相对应的是,证金公司去年的投资收益表现较为亮眼。财报显示,其2015年投资净收益达41.17亿元,较2014年的12.20亿元增长达237.46%,对营收贡献率高达65.22%。不过,其投资收益或归因于监管层对其资本金的补充。
证金公司财报披露,截至去年年底货币资金高达412.28亿元,较2014年增长近400%,而其净资产也从去年初的302.89亿元增长至762.03亿元。
“这个投资收益很可能与股市关系不大,而是来自于资本金的增加,货币资金增加了,转而配置了一些现金管理类产品。”前述非银金融分析师指出。
虽然证金公司多个业绩指标均出现翻倍,但其总资产体量却较2014年出现了缩水,截至去年底证金总资产为1108.60亿元,同比减少12.44%;而这一原因可能来自于证金公司利用所获现金偿还历史债务带来的“杠杆收缩”效果。
上述财报显示,证金公司去年初的短期公司债、应付短融券、拆入资金在年底被悉数“结清”,而次级债余额也由374亿元缩水至140亿元。

“其他资产”增近900倍新增“维稳资产”

在业内人士看来,去年的市场干预行为大部分未能体现在证金公司的财务报告中,这或意味着,随着A股市场逐渐趋稳,其临时“救市载体”的职能正在被逐步剥离。
“能够看出去年证金公司的持仓证券去年底就开始不断地向其他平台转移了,并用持仓对此前债务进行了交换,这对于证金公司的转融通等主业是个保护。”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认为。
事实上,2015年资本市场的动荡并非在证金公司的财务报告上“毫无痕迹”。例如,证金公司资产科目中的“其他资产”就较2014年出现了超大幅度的异常增长。
据财报显示,2014年底证金公司的“其他资产”仅为2341.78万元,而到去年底,该类资产规模已增长至208.41亿元,为前者的890倍,而该科目也是证金公司资产科目下增速最为迅猛的部分。
在市场人士看来,“其他资产”的这一异常变化可能与2015年证金公司的市场干预活动有关。
“一年就增长了200多亿,而证金整个资产才1000多亿;这种变化很可能和之前的救市有关。”一位国有大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认为,“这个科目下可能有一些是去年救市买入的证券类资产,还有可能是用于中证金融资管计划的出资。”
由于上述财报未经审计,且并未对具体科目进行注释,而截至截稿前,记者亦尚未能与有关方取得联系对其他资产的异常增长原因予以确认。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在证金公司的2015年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项下,还新出现了“维稳资产”这一类别,而在2014年及更早的会计报表中,该科目则并未出现。不过据报表披露,该科目的期初、期末余额均为零。


“这个维稳资产科目应该是新出现的,不排除这个科目用于搁置表内用于维持资本市场稳定而买入的证券类资产。”一位银行间市场交易员分析称,“后来这个科目被清零了,也就是说维稳资产可能被腾挪或者转移管理到其他科目或主体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