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养老金12连涨你必须知道的真相!

2016-03-25 11:45:08    类别:保险    264次浏览    


“今年将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总理在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提交全国人大审查的预算报告写明,自2016年1月1日起,按6.5%左右提高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这也意味着,我国退休人员养老金将迎来第12次连调。

从2005年的700元左右提高到今年将超过2200元,在养老金连续上调的背后还有养老金结构性缺口的尴尬。

据测算,我国目前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14.9%,到2020年将达到19.3%,到2050年达38.6%,而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数是在下降。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去年两会时表示,2020年,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将下降到2.94:1,到2050年将下降到1.3:1,养老金的支出面临巨大的压力。
很多居民都有这样的疑惑:等我们老了之后,还有钱养老吗
人社部近日发布的一份统计快报显示,2015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是2.92万亿元,总支出是2.57万亿元,当期的结余是3000多亿元。“从全国的情况来看,养老保险基金不存在缺口,支付能力能够达到17个月。”两会之前,尹蔚民再次给出定心丸。
各地之间贫富差距大。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3》显示,如果没有财政补助,2012年19省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收不抵支”。其中辽宁、黑龙江缺口均超200亿元。而收大于支的12省份,广东最高,当期收支结余652.09亿。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发改委原主任王金笛指出,他们测算在“十三五”期间辽宁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2546亿元。
“有的省能发放四五十个月,而有的省只能发放一两个月。”尹蔚民说。
为了打破这种地区之间的不平衡,2016年我国将完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研究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养老金改革坚冰待破。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  孙洁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  孙洁

“现在不宜降低养老金费率”

1、我国的养老金够不够?会不会出现没钱养老的情况?
孙洁:养老金缺口问题世界各个国家都有,有的国家应对得早一些,策略比较全,一进入老龄化就开始延迟退休年龄,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退休就全额领取,没到年龄退休的就领取一部分,另外还有一些国家提高缴费率,因为应对得周全、即使养老金缺口不是那么显著,但多少都会有一些支付压力。
2、延迟退休方案今年出台,这样能缓解养老金缺口吗?
孙洁:延迟退休是作用于在职的职工参保者,这部分人相对来说缴费金额较高,而且他已经处于社保制度中,政策执行相对较为容易。同时延迟退休还可以让参保者推迟拿到养老金的作用,同时能使基金的收入和支出两方面受益。
3、延迟退休争议比较大,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就业,如何平稳过渡?
孙洁:这个矛盾是存在的,40、50人员有两种人,有一种劳动技能已经老化,知识结构没有更新,不能适应经济发展需要。还有一种人是经验丰富,比即将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更有优势,比如律师、医生、教师,法官,这些人员人力资源投入比较高,而且劳动经验丰富,这部分劳动力不是年轻人直接能够替代的,所以这部分人确实需要延迟退休。
延迟退休一定要看情况,要实行弹性、自愿的原则,50岁到60岁之间可以自愿延迟退休,一般来讲人力投入的这部分应该会自愿选择延迟退休。养老金支付方面要倾斜,延迟之后要增加养老金的给付,真正鼓励人们自愿延迟退休。
4、有不少学者和企业界代表认为,目前20%的费率偏高,企业压力很大,建议下调养老金费率。
孙洁:从社保专业角度讲,我并不主张养老金的费率下降,我国老龄化进程正在加快,养老金缴费率现在不宜下降,而应该结构性调整。
5、怎么进行结构调整?
孙洁:从养老保险当中划转一部分比例缴费建立老年护理保险。现在,老年人除了养老金就是医疗保险,养老金只管他退休以后的生活费,其实75岁以上的老年人是一定的失能老人,他的护理费用应该也要从社会保险中解决。
7、基本保险存在缺口,再划拨一部分给长期护理保险,是否可行?
孙洁:实际上都用来保险了,发在手上是养老金,用来支付护理费用时就是护理保险,都是用于退休人员的养老保障。通过长期护理保险,可以把老年护理的问题社会化,筹资社会化。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新化县曹家镇展望村村委会主任  杨娟娟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新化县曹家镇展望村村委会主任  杨娟娟

“多元化退休可缓解养老金压力”

1、为什么会提出实行多元化退休的建议?
杨娟娟:主要是考虑到下一代的压力特别大,再加上现在中国养老金也存在缺口,所以我建议实行多元化退休,通过渐进式增加退休工资、渐进式逐渐减少缴纳社保基金,自主选择退休与就业的方式,缓冲目前养老金比较紧张的时段。
2、这个建议是如何想出来的?
杨娟娟:参考了一些发达国家的经验。比如德国在劳动力缺乏、社保基金支付压力加大的情况下,采取对65岁以前退休劳动者阶梯式地减少养老金。瑞典是在法定退休年龄内,可以选择退休和就业,也就是在规定的退休年龄前,实行部分就业、部分退休开始领取一部分养老金,其中还明确了在60岁到64岁之间提前退休领取养老金的劳动者,每月可以减少0.5%的养老金;60岁到70岁之间工作的老年人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继续工作而暂时不领养老金,也可以一边领取部分养老金,一边继续工作。所以我觉得可以引入这种方式,缓解目前社保基金的支付压力,同时缓冲老龄社会给社保基金带来的收不抵支的风险。
3、根据你的调查,现在中国养老金的情况如何?
杨娟娟:虽然现在养老金相对简单稳定,但是随着老龄人口增加,就业压力逐渐增大,年轻人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
据我了解,现在老年人的工作效率有的比年轻人低,工资却比年轻人多一倍以上,造成劳动力成本高。如果再延长退休年龄,就可能出现老人和小孩无人照料,甚至是老年人上班,年轻人没事做。
4、如果采取多元化式退休,养老金该怎么支付?
杨娟娟:首先是要增加退休机制的弹性和灵活性,达到退休年龄或工龄达到30年,或者社保基金累积到一定数额后,个人可根据自身的身体状况、家庭等情况自主选择退休或就业。
考虑到现在退休养老基本支付压力加大,可以考虑在55岁或60岁退休时,根据个人工龄、基本工资及缴纳社保的情况,按比例下调部分工资,以后每年适当按比例增加,直至65岁全额领取退休金。还可以考虑采取退休后继续缴纳社保基金的政策,以退休时缴纳社保基金金额为基数,每年逐渐减少缴纳社保基金比例,这样可增加社保基金的收入。
总而言之,我认为如今养老金紧张、年轻人养家压力大的情况下,实行这种多元化的退休方式,可以设置一个梯度式的缓冲期,也能避免渐进式延迟退休带来的负面影响。
来源:新京报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